[遊記] 鈴木一朗生涯最終戰–東京巨蛋MLB引退試合

在我還是個國中生的時候,沈迷過一款SEGA Saturn的日本職棒遊戲「プロ野球チームもつくろう! 」(台譯:SS模擬職棒),在這款遊戲中玩家扮演球隊經營者的角色,可自由招募、交易球員,並透過訓練等方式加強球員能力值,以奪得年度總冠軍「日本一」為目標。當時我的球隊裡有個登錄名為「イチロー」的選手,初始能力值非常好,幾乎每場比賽都能敲安打、全壘打,是我陣中最厲害的一員大將。但那時的我完全不懂日文五十音,只隱約知道外國人才用片假名,所以一直誤以為這位「イチロー」是個洋助人。

1998 プロ野球チームもつくろう! (台譯:SS模擬職棒)
1998 プロ野球チームもつくろう! (台譯:SS模擬職棒)

直到幾年後從報章媒體上得知,原來「イチロー」就是「鈴木一朗」,而且他在日本職棒已經留下了神鬼般的成績,甚至轉戰到更高層級的美國職棒大聯盟,那時我才開始密切關注他。剛到美國首年,一朗就奪得新人王與年度MVP獎項,往後更創下美國職棒單季最多安打,以及連續10年安打數破200支等恐怖紀錄,樹立許多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一朗障礙,這些榮耀也讓他被世人尊稱為「朗神」。

不過朗神終究還是會老,在美國征戰多年後,一朗的表現開始下滑,2018年球季打了十幾場後成績慘澹,突然被球團卸下球員身份,轉任特別助理。原以為朗神傳說就要告終,沒想到水手隊在2018年末宣佈隔年春季的MLB東京海外開幕戰,將讓一朗重返球員身份,為此他發下豪語至少要打到50歲。但像我這樣熱愛一朗的球迷老早就有預感,東京海外開幕戰的兩場比賽,很可能會成為他生涯最終戰,新聞出來後我立即託人預購了3月21號的第二場比賽門票,準備親臨現場送朗神最後一程。

鈴木一朗生涯最終戰2019.03.21門票
鈴木一朗生涯最終戰2019.03.21門票

時間很快來到2019年3月21號這一天,為了避免影響工作,我選擇了當日清晨搭機前往東京,看完球賽隔天早上就返回台北。清晨六點多登機後,大約十點半飛抵成田機場,剛踏出機艙走入聯通道,「鈴木一朗」的廣告看板立即映入眼簾,彷彿為此行揭開了序幕。

成田機場飛機聯通道的「鈴木一朗」廣告看板
成田機場飛機聯通道的「鈴木一朗」廣告看板

出關後我匆匆搭上Skyliner,抵達上野車站已經中午十二點多,在阿美橫町找了家日本料理店用餐,隨後到旁邊的上野恩賜公園散步。由於這天剛好是櫻花季的第一天,公園門口的兩株「大寒櫻」早已盛開,走道兩側也坐滿了賞櫻人潮,可惜主角「染井吉野櫻」卻依舊含苞待放,只有稀落幾朵雪白色的花瓣先冒出頭。

上野恩賜公園門口的大寒櫻
上野恩賜公園門口的大寒櫻

不過賞櫻只是摸蜊仔兼洗褲,並非此行主要目的,在上野公園轉了一圈後很快便到附近的飯店進行check-in,並在飯店簡單梳洗一下,大約下午三點半就往東京巨蛋出發。

東京巨蛋
東京巨蛋

原本想說提前兩、三小時到場應該可以早點入席,觀看朗神賽前練球,沒想到東京巨蛋外部早已擠得水泄不通,雖然不是第一次來東京巨蛋看球,但這種景象卻是首次目睹,想必大家一定都是為了朗神而來。

2019 MGM MLB開幕戰@東京巨蛋
2019 MGM MLB開幕戰@東京巨蛋

跟著人龍緩慢前進,過安檢入場,直到下午五點十分左右才抵達座席。東京巨蛋內部早已人山人海,隨處可見身著51號球衣的觀眾,現場的氛圍瞬間將我帶進看球的情緒當中。

賽前打擊練習
賽前打擊練習

看到朗神了!雖然我已經追了他十多年,不過這其實是我第一次到現場看他比賽,同時也是我第一次參與MLB的正式賽事。平常我頂多從賽後新聞或剪輯影片得知一朗的表現,很少真的看完整場MLB轉播。對於一朗在水手的隊友,我也只認得這場比賽的先發投手菊池雄星,對手運動家隊更是連一個球員都不認得。但賽前我有趕緊惡補了一下,把像是Khris Davis等好手的生平事蹟,先到維基百科瀏覽了一遍,也用速記的方法將每一位選手的照片跟名字烙印在腦中。

鈴木一朗賽前熱身
鈴木一朗賽前熱身

很快的比賽正式開始了,大家都引頸期盼一朗今天能敲出安打甚至全壘打,可惜第一個打席先是界外飛球出局,第二個打席滾地出局…比賽差不多進行到四局的時候,周遭的觀眾突然有陣騷動,聽隔壁的人說剛剛MLB官方已發出新聞稿,證實一朗將在這場比賽後退休,並在賽後招開記者會宣佈此事。

鈴木一朗 先發第九棒右外野手
鈴木一朗 先發第九棒右外野手

於是大家都確定接下來幾局將會是一朗在球場上最後的身影,七局上一朗再次上場打擊,全場的人幾乎都站起來大聲呼喊「ICHIRO」,像在幫他集氣一樣,盼望一朗能揮出安打作為完美Ending,無奈天不從人願,一朗這次遭到三振出局。算了一下,水手隊只剩不到9個出局數,比賽就要結束了,大家祈禱著水手隊的其他選手能陸續上壘,再給一朗一次上場打擊的機會。

鈴木一朗最後一場比賽

幸運的是,後來幾位隊友都相繼上壘,又幫一朗爭取到一次打擊機會,八局上半隊友先攻佔二壘,得點圈有人的情況下又輪到鈴木一朗的打擊,這時全場幾乎沸騰,因為大家都明白這打席極有可能是朗神生涯最終打席,大家除了齊聲吶喊著「ICHIRO」外,還有些人已經忍不住落淚,場上的一朗非常奮力想把球打出去,兩度比了手勢請主審稍作暫停。看到這邊我也忍不住落淚,從這些小動作完完全全感受到他用生命拼搏的武士道精神,到最後一刻都不輕易放棄。然後,球打擊出去,是顆內野滾地球,在那短短的一、兩秒間,大家傾盡全力嘶吼,希望能助他跑出以往最擅長的內野安打。可惜的是,球最終還是比人快了一步進一壘手手套,也許一朗真的老了,沒有年輕時的腳程,否則這球應該要是支內野安打。就在一壘審比出Out的手勢時,全場爆出了一陣驚呼與惋惜聲。

鈴木一朗生涯最終打席
鈴木一朗生涯最終打席

八局上滾地出局後,下半局一朗還是拎著手套跑向右外野準備守備,但這個時候總教練喊了暫停,向主審示意換人,要把一朗給換下去了。於是比賽暫停了數分鐘,看著一朗從外野緩緩跑回休息室,逐一向隊友擁抱道別,全場的人都起立致敬,不斷聽到有觀眾喊著「イチロー!ありがとう!(一朗!謝謝!)」。那個時候我已經熱淚盈眶,雖然比賽還沒結束,但已沒心思在輸贏上。後來竟然還打到延長賽,纏鬥了12局才分出勝負,但從八局下半後,我已完全放空,自顧自的沈浸在一朗退休的感傷情緒中。

終於挨到比賽結束,已經將近深夜11點,卻遲遲不見觀眾散場,只見全體觀眾不斷對場內吶喊著「ICHIRO」,彷彿某種安可的呼喚,觀眾甚至玩起波浪舞,像是祈求一朗再次回到場上的儀式。過了約10分鐘,神奇的事情發生了,早就已經退場的一朗,感受到球迷們的殷切期盼,從休息室重回球場向大家揮手致意,原本已經準備熄燈的東京巨蛋,在此刻重新響起高亢的背景音樂,以華麗且戲劇性的方式幫朗神告別棒球舞台。

鈴木一朗寫真書
鈴木一朗寫真書

回到台北後,同事主動借了我一本鈴木一朗的寫真書,看著一張張精彩的照片,回想起為何我會如此喜歡「イチロー」,除了小時候的遊戲回憶跟那些偉大的紀錄之外,大概就是起因於他曾經說過的一句話「完成夢想,就是累積微不足道的小事!」,一朗在追夢過程中所流露出的「一生懸命」態度,才是讓我為之瘋狂的真正原因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